横幅通用100% x 90px

灵裕:道俗俱伏

释灵裕(公元517-605年),表里兼通之义学沙门。寄籍定州巨鹿曲阳(今河北西部)人,生于北魏熙平二年(公元517年),俗姓赵,少小即有异行意人。每见僧人,心生敬佩。“闻残杀声相亦切恰襟怀”。因此“使乡党传芳,亲缘为之止杀”。年六岁,最先念书,所授“章本及千文,不盈晦朔,书诵俱了。至于《孝经》、《论语》,才读文词,兼明注释”。因此遭到爹娘偏幸。年七岁,启父还俗,未蒙答应,乃叹曰:“不得七岁还俗,终身坏矣”!遂遍览群籍,深契幽旨。年十五,潜投赵郡(今河北邯郸)应觉寺还俗,誓曰:“我今将学,必先要心。三藏徽言,定当穷旨,终无处中下之流”年约二十,慕释慧光在邺都(今河南安阳)弘律,前赴请益,会光圆寂,乃改从道凭学《地论》。年二十二,受具足戒。后南游漳、滏,于隐公所偏学《四分律》后来“业余《华严》、《涅棠》、《地论》、《律部》、皆博寻旧解,穿凿新异”。并研《大集》、《般若》、《观经》、《遗教》、《杂心》、《成实论》等。他在邺都大开讲筵,名驰遐迩,时称“裕菩萨”,从其受戒者极众。


  “如今不可以还俗,这一辈子就完了。”七岁的灵裕叹气说。他的还俗的恳求又一次被爹娘回绝了。


  灵裕终身下来,就与佛门有缘。每次碰到沙门,小小灵裕立即垂手站立,而后躬身行礼,把本人手里拿着的舍不得送给小搭档的可爱之物送给沙门。一听到屠宰的声响,他就感觉那刀仿佛是扎在本人的身上,痛苦难忍。灵裕六岁的时辰,就向爹娘提过还俗受戒的要求。爹娘当时瞪大了惊奇的眼睛看着灵裕,他们怎样也不会想到,六岁的儿子会提出这样分歧平凡的恳求,爹娘早就把复兴家世的心愿寄予在灵裕的身上,他们怎样会容许灵裕还俗呢!确实,灵裕太聪慧了。千余字的文章,小灵裕一看就能背诵,《孝经》、《论语》等,初读就文词俱明。


  灵裕还俗的要求屡次被回绝后,他就想寻觅机会,逃还俗门。十五岁的时辰,灵裕做好了筹备。但这一年,父亲得了大病,灵裕只得留下来侍候。父亲的病,使家人天天为他请医拿药,日夜把守,而父亲则被病熬煎得死而复活。灵裕看到这统统,感触生活着上像如许的魔难是无尽的,人生毫无欢畅可言。苦海无边,转头是岸,灵裕投身佛门的决计愈加坚决了。


  父亲的病稍一好转,灵裕就不辞而别,到应觉寺投明宝禅师出了家。


  刚入佛门,灵裕顺手拿经卷对天赌咒:


  “我要至心诚心学法,穷尽三藏的微言大义!”


  灵裕先后从明宝、道凭等五位禅师学法,进修了《地论》、《四分戒》、《僧祇戒》等经典。


  北齐文宣帝弘扬佛法,招集全国英才讲法,众高僧巨匠前来投靠。灵裕借此机会前往学法。他跟班安、游、荣三法师听《杂心论》,向嵩、林二法师进修《成实论》。灵裕本人则专门钻研《华严》、《涅槃》、《地论》等。他每学一经,都要搜查多种版本,讨论其间的异同,从善而学。


  始末这一番进修,灵裕彻底地了解佛经的义理。接着,他又最先向众僧传讲佛法。


  灵裕宣讲佛法,其意并在佛经的章句,而是重视其宗旨,让人融会佛理的基本。偶然他为讲一字,要用几天的时间,偶然一次讲几卷。在宣讲中,灵裕提醒了佛理的玄妙之意,使听者心照不宣。为此,前来投靠灵裕的人好多,世人都称他为“裕菩萨”。


  灵裕讲法,从不任意而行。假如遇有讲席,定要庄重约请,灵裕才登法席。已经有一次,灵裕讲到一半时,忽然拿起锡杖和衣服就要走。讲席主人很惊惧,上前深施一礼。


  “法师为什么忽然停讲,门生有何失仪之处,请法师昭示。”


  灵裕说:“弘法就要清除本人的罪行,如今檀越恶迹仍在,我在此处讲法,有辱于佛门。”


  原来,主人种了四十亩韭菜,灵裕看到后,才起家要走的。沙门戒律上有禁食荤食的要求,韭菜是荤食之一,因而灵裕说讲席主人有恶迹。法席主人知晓起因后,恳求灵裕说:“法师照旧讲下去,这个恶迹容易撤除,不要为此担忧。”说完,立即请村民用犁锄掉了韭菜。


  沙门们到一同听讲法,在停歇时相互之间常开打趣。但每当灵裕在场,世人无不寂然。下座沙门因灵裕庄重朴直,往往不敢前往参问。


  灵裕专心只在佛法,一点也不关怀世俗的名利之事。文宣帝建庙宇,多次下诏,要召一位德高之人做方丈,国度供应平常所用。灵裕因被众僧称为最富德性之人,天子屡次请他前往。灵裕推却说:


  “这件事的意义严重,我的德性不足。陛下以此利相赐,承受者能够光荣临时,可这不是我想得到的。假如您把有利于众生的道法赏给我,我会绝不犹疑地承受。”


  其后,皇后得了病,要众僧诵经消病。大众统一选举灵裕为法主,起首登席讲法。这时,有一只公鸡,随世人一起听灵裕讲法。灵裕讲完后,鸡高声鸣叫着飞到西南面的树上,一夜后就死了。不久,皇后的病也好了。世人都说,这是灵裕法师的道法高深所得到的感到。宫中赏给灵裕法衣三百件,灵裕把它分给众僧。


  周武帝灭佛时,灵裕扮成俗人的样子。他衣着缞衣,头戴绖麻带,就好像死了爹娘一样。灵裕赌咒,在佛法中兴之时,他才要规复旧装。


  灵裕领着二十多个沙门住在一同,晚上谈佛理,日间做俗事。进修佛经,研究其深厚的含意,随时记载心得领会。那时正处在艰巨期间,无奈得到食粮。灵裕于是写了一本占卜的书,让人用这本书算卦换粮,天天能够得到二升米,并以此为限制。其后人们据说这本书可以预报将来,前来求问的人好多,得到的米也逐步增多。灵裕晓得后说:“咱们占卜得米,是为了生计修法,如今居然以挣米为目标,真是得小失大。前人曾有在刀口上舔蜜而伤了舌头的说法,看来当天应验了。


  灵裕把占卜的书要返来,当着世人的面烧掉。第二天他亲身去算卦,一会就得到二升米,而后卷席而归。在如许艰辛的前提下,灵裕依然学法不辍。


  隋朝建设后,释教得以复兴,灵裕持续他的弘法之业。


  隋文帝开皇三年,相州刺史樊叔略开佛法讲席,约请各地沙门前往讲法,灵裕做了首席。那时听讲有一千多人。文帝此时下诏设僧官,职位大概相称于都统。樊叔略选举灵裕,灵裕推却说:


  “都统所需的德性,并不是我灵裕这种德性,都统所需的能力,也不是我的能力。既然我的德才都不是都统所需的,这事我的确难以服从。”


  灵裕又恳求到燕赵弘法。灵裕在燕赵五年间,弘法遍布各地。


  开皇十一年,文帝敬佩释教,要请高僧到都城弘法。文帝据说灵裕名满全国,于是下诏说:


  “尊崇的相州大慈寺灵裕法师,我尊敬三宝,归依佛法之心逼真。答应弘扬佛法,珍爱释教。法师德性精湛,理义赅博,精通佛典,可以疏导众生,道俗尊崇。我想把都门做弘扬佛法的福地,让全国人归慕,让四方人都以它为核心。因而,想请法师与我共建弘法大业,法师应理解我的意思,早日入京。”


  开皇十年,灵裕曾在洛州通畅寺的院子里得一封信,上面预示着灵裕将来的运气,说他要在咸阳遭恶运。如今灵裕得到文帝的圣旨,他想恶运能够要来了,由于都城究竟距咸阳不远。灵裕那时能够托言抱病不去,可他又想这是弘扬佛法的好时机,就不理会信中所示,步行向长安进发。


  灵裕到长安后,天子派人前往慰劳,让他住在兴善寺。文帝又下诏让有司招集天下有声望的沙门,商量一致释教的事。世人商量时都示意赞许。灵裕却说:


  “佛家各派原本是雷同的,只不外是各奉佛典分歧而已?那边用得着如许呢?”


  灵裕又感觉在长安弘法有所倒霉,就上表文帝,恳求归去。文帝看过表奏,愿意他的恳求。此时,仆射高频等仍想建设释教的大一统,又上表文帝让灵裕留下。灵裕得知此事,十分愤慨:


  “一国之主,本不该有二言。如今又让我留下,这于道理不通。”


  灵裕又对门人说:


  “帝王大臣,我不想离他们太近,那样只能使他们羞辱你,并且轻蔑佛法。离他们远一点,却能够让他们对你尊崇一些。我思索一再,才做出如许的决议。”


  接着文帝又三次传旨,请灵裕切磋一统之事,灵裕托故推却。不得以,文帝对大臣功威说:


  “我晓得灵裕法师刚正朴直,是一个想得到自由的人,咱们不该该强制他。”


  于是文帝又传旨,让左仆射高频、右仆射苏威、纳言虞庆则、总管贺若弼等人,前往访问灵裕,宣读了文帝的诏书,代文帝改忏罪。同时,赏给灵裕绫锦三百匹,并且为他在山中建寺,文帝亲身题写匾额,起名叫灵泉寺。


  灵裕在灵泉寺,文帝经常写来圣旨,示意问候,一直地赏给灵裕很多货色。由此看来,灵裕出京的做法是十分明智的。


  灵裕从灵泉寺移居演空寺,在寺中鼎力弘扬佛法,修持佛道。想学佛法的人,往往不辞劳怨地到寺中求教。临时间,学法者达上千人。灵裕传人佛法,教导有方,常以盛德们的事业为典范,让学法者向他们进修。


  有一个僧人将要返回故地传法时,来向灵裕告别。向灵裕恳求:“愿听您一言,切中佛法的关键,使我能依它了解佛法修持佛道,持久受益。”灵裕说:“你来的时辰,我曾对你说过,在你走的时辰,我肯定奉送你有效之物。”这个沙门上路时,灵裕给他一本书:


  “经、诰、禅、律,生怕会使你的心凌乱不胜。这里有一本《高僧传》,你拿去作为树模,能够持久应用。”


  这个沙门回籍后,以此传为自创,体悟到了佛法的妙处。


  已经有一次,灵裕去听慧远讲法。在教学的中间,灵裕忽然大声说:


  “慧远谈佛经的注释讲法事,而让众僧修道,几乎是魔说!”


  在座的人震动而起,纷纭叱责灵裕。慧远快步走向灵裕,灵裕对他说:


  “我据说仁者弘法,老是言传身教,以传示范。由于学法之人,是心愿有树模的。”


  慧远堕泪行礼承受。


  灵裕举动清贞干净,大义凛然。他自入佛门以来,就可以持律自守。并且岁数越大持律越严,俗情愈减。


  母亲罹难,灵裕前往看望。走到半途,据说母亲已死,就不再前赴。他叹气说:


  “我来看母亲,如今还看什么呢?照旧回到寺中,为我的来生做筹备吧。”


  在年近六十时,灵裕地点庙宇已有两堂沙门,灵裕却从未有过本人独自的居室。碰到言行有违背僧规的,灵裕经常让他超群,迎面赐与训诫。不是经律中所容许的,寺庙中决不许女人逗留。女人住的屋宇,灵裕从不让沙门进去。只要在讲法时,才让女人入寺入耳法,并且要后入先出。灵裕要求众僧不要穿绫罗绸缎,看到装束分歧规格的,他肯定会当众解决。


  一次,灵裕与人讨论清名和小利题目。灵裕说:


  “我据说正人争名,而小人争利。”


  “名本是从利来。”对方说。


  “但得了小利,就落空了清名。”灵裕说。


  那人说:“这种人是假做善相。”


  灵裕反唇相讥:“这也远赛过至心去做坏事者。”


  人们把他的这段话传为佳言。


  邺下人有谚语称誉灵裕:衍法师伏道不伏俗,裕法师道俗都伏。


  隋文帝仁寿(公元602或603年)年间,文帝下诏,把舍利分到各州。那时,呈现了很多奇异之象,人们都以为是喜兆。灵裕说:“白花、白树、白塔同时呈现,我看是恶兆。”


  世人不信。不久,献皇后和文帝接踵逝世,天下人都穿白衣,证实了灵裕之言。


  相州刺史薛胄所住房子的地基突然酿成了玉,胄以为这是瑞兆,于是设斋庆祝。灵裕说:


  “这是琉璃,要谨慎,不是福象。”


  薛胄没有听灵裕的话。其后杨谅起兵兵变,薛胄被放逐到边疆,才想起灵裕的正告?但曾经是追悔莫及。


  仁寿末年(公元604年),在寒陵山建浮屠塔。在建到四层时,灵裕在一天早上敦促世人说:


  “生怕事件有变,应该日夜不绝地施工。”


  果真,将要建到顶层时,遇上晋阳事发,上面命令停建。灵裕也在第二年死去。


  灵裕晓得他要分开人间时,就向门生们进行教导,让他们积德戒恶。在死前第七天的早晨,灵裕提笔做诗二首。


  第一首是:


  初篇哀速终


  今日坐高堂,明朝卧长棘。


  终身聊己竟,来报将何息。


  第二首是:


  其二悲永殡


  命断辞人路,骸送鬼门前。


  从今一别后,更会多少年。


  灵裕逝世的那天晚上,他对跑堂说:“痛在背面,我要走了。”半夜时,世人只感觉异香满室。十分惊奇。此时,灵裕已入禅定,口中念着佛的名字,始终到天明,最后气断而逝。那年,灵裕八十八岁。世人悲伤不已,随之把灵裕葬在灵泉寺侧,并建塔留念。


  其后,有人为灵裕在宝山建了一个石龛,名叫金刚性力方丈那罗延窟,上面刻有法灭时的图,写着灵裕的事业。山幽林静、言语诚恳,事业昭彰。每年春天到山中旅行的沙门,都要去谈龛上的刻文,对灵裕无不敬佩万分。


猜你喜欢:

最新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