紫柏尊者:振兴十五座荒废古刹

2019-04-01 16:57237中国佛教网_佛渡有缘人中国佛教网_佛渡有缘人

真可法师,字达观,晚号紫柏白叟。他终身从头至尾,都以荷负佛法为怀,弘法传道,死然后已。在他四十一年的僧侣生活中,脚印遍及大江南北、西蜀东夷。每到一处,见到旷废的庙宇梵刹,真可法师都要全力求修复。


  恰是凭着他对佛门的这腔执着,在他有限的终身中,居然先后干脆直接地修复、复兴了十五座曾经废除了的庙宇、梵刹,取得了僧侣、大众的宽泛赞美。这无论是在有明一代,照旧在整个中国史册上,都是绝无仅有的。


  真可法师的先祖,原本是句曲(今江苏句容县)人,其后迁移到吴江(今江苏吴江县)太湖畔假寓。


  就在他将近诞生的时辰,他的母亲沈夫人梦见有一非同凡常的人送给他一枚非常硕大、鲜肥的蜜桃,上面还附带着表翠鲜嫩的枝叶。沈夫人一见,不觉如获至宝,在梦中居然就朗声笑了起来——这一笑,忽然惊醒了,接着便顺顺畅畅地诞生一子,即其后一代高僧真可法师。


  真可法师诞生之时,紧跟着他嘹亮的呱呱啼叫之声,产房里充满着一股沁人肺腑脾的清香,久久不可以散去。比及他出生未久,尚在襁褓中时,人们又惊奇地发 现,这个小男孩居然全不像其余弱小孩童的稚嫩容貌,居然眼光炯炯,面庞沉默,一如修持老道之人,颇见深思。于是,人们预言未来后必成大器。


  但是,真可五岁的时辰,还不可以启齿谈话。为此,他的爹娘没少为他担忧,也没少请医问药,为他医治,真可就象成心引人焦急似的,一直未曾启齿。


  就在这时,有一位游方异僧偶然打他的家门口始末。见了尚不会谈话的真可,就微微地抚摸着他的头,对着他的爹娘说:“这孩子日后还俗,投身佛门,肯定 能做人天师。”真可法师的爹娘听这僧人疯言疯语,三分忧愁七分欢欣。垂头去看尚不会语言的儿子,再一抬头,转眼之间,方才那位异僧早已不翼而飞,寻不到半 点踪影了。


  回过火来再瞧本人的儿子,他们惊异的发明,哑巴儿子竟然可以启齿谈话了,并且词达句顺,表述分明,与同龄儿童全然没有什么两样!


  真可幼年的时辰,人长得嵬峨魁梧,却灵活活泛,喜爱追赶嬉戏,雄猛健壮,有如豪梁。然而,他却又不喜爱见女人,尤其是沐浴的时辰,他人更是不可以先于 他。有一次,他的姐姐在他前面洗浴净身,惹得他怒不可遏,只管他爹娘好言好语劝阻住了,但今后往后,他的亲戚、邻里中的妇女,谁也不敢随便靠近他,更甭说 和他答话、套近乎了。


  比及年数略微大了些,真可法师的志向愈加坚决,就连他的爹娘也难管教住他了。十七岁上,他便腰佩利剑,告别爹娘,要云游四方,渊博见识去了。


  一天,他来到姑苏(今江苏吴县),彷徨在市路之中,忽然下起了大雨,人们纷纭潜逃,追求能够暂避暴雨的处所。而唯独真可法师一人,却镇定自若,不疾不徐,全不理会满身上下全然落汤,仍然是那么俯首阔步地行走市中。


  恰好这时,有一位虎邱(在今江苏苏州市西北)僧侣叫作明觉的,冒雨赶路。见了真可法师,非常惊惶于他的沉着佛像,就有认识地用本人蔽雨的木盖替真可 法师也若干遮蔽一些。二人又一起来到虎邱寺中明觉僧人的住处。今天晚上,真可法师就休憩在明觉僧人的禅房中。二人语言之间,大为投契,颇有相知恨晚之慨。


  夜阑,明觉僧人又专程口诵八十八法号,真可法师听了,大有所动。到第二每天一亮,一夜辗转未眠的真可法师从床上一跃而起,来到明觉僧人寝房,将腰中 所带十余两黄金解了下来,捐赠给明觉僧人,请他为本人落发剃度。明觉僧人见他出于恳切与执着,便颔首愿意了。今后,真可法师便尊明觉僧人为师,投身佛门 了。


  从削度确当晚起,真可就夜伴青灯,面临古佛,打坐诵经,以致焚膏继晷达旦!明觉僧人见了,心喜本人所选得人,本人的衣钵能够赖他传继乃至发挥光大了。


  这时辰,明觉僧人始终想着化募赤铁十万两,锻造两座大钟,以便晨夕敲打。真可法师据说之后,就跃但是起,通知本人的教师说:“这事您不消费心了,我去替您化缘去!”说完,他便径直出寺。来到一家朱门大户,合掌趺坐大门之前,三天三夜也不语言,更不吃斋。


  主人见了,大加惊异,就诚恳地盘问他有什么恳求,肯定知足他的希望。真可法师这才将本人的来意思细细道明。主人一听,对他的法行慈心大加赞叹,又见他这样苦行,诚动于衷,果真就捐献给他十万两赤铁。真可法师这才怅然吃了主人送来的斋饭,而后带着这些赤铁,回归虎邱寺。


  回到寺中,真可法师便最先闭门念书,足不出户,时间居然长达年余。


  真可法先生大到二十岁的时辰,明觉僧人又给他受具足戒。而后,他便最先了云游四方的生存。


  最先,真可法师来到嘉兴(今浙江嘉兴)东塔寺,瞥见一位僧徒用笔在纸上抄写完一遍《华严经》,而后就虔敬地跪在经纸前面,诵习不止。这一情形深深地 嵌入了年青的真可法师的脑海,让他打动不已,暗自思忖:“习禅拜佛的人不都应该如许吗?”而后,如有所悟的真可法师便来到情况幽静、法音袅绕的武塘景德 寺,自行闭关修研,前后又长达三年韶光。出关之后,他又回到虎邱寺,告别师傅:“我如今真的要去环游全国,历参寺院,以广见识了!”而后便昂但是行。


  一天,他在路上遇见一位行路沙门,正一面走路一面念叨张拙“见道偈”,但是,念到“断除贪图重增病,趋势真如亦是邪?”时,却怎样也思悟不透,因而就重复颂读,重复斟酌,却老是不知晓此中禅机安在。


  真可法师听了,不觉也迷了进去,却一样不明就里。因而就一起上痴迷地推敲着,简直到了废寝忘食的田地。一天,他正要吃斋,刚一举箸,却忽然了悟,不 觉快乐十分,雀跃喝彩,还喃喃自语地说:“假如我不是出外游方,那边能参透这个禅机?假如我能生在德山僧人期间,被他一记棒喝即能清觉悟禅,还那边用得着 这四方漫游呢?”自叹生不逢时。


  之后,真可法师来到匡山(即庐山,在江西省),遍访庙宇,参拜名师,广搜经书,不久,即穷尽相宗奥义。令那些相宗门生愕然得木鸡之呆。


  而后,真可法师仍然快马加鞭蹄,脚底生风,四方游迹。有时辰,他一天间断赶几十里路线,走得脚板发痛,无奈再走。但是,他晚上歇宿的时辰,却又用大石块牢牢地抵住本人的脚掌,不使它有涓滴的抓紧。如许过了些日子,由于一直锤炼的缘故,他居然行步如飞,一天能赶二百多里地!


  不久,真可法师又来到五台山。一天,他偶一抬头,发明半空中的绝壁峭壁上有一个仅可立足的小小岩洞。而洞中,竟然就闲坐着一位干瘪如柴、却精力矍铄的白叟!很显然,这是一位经年苦修的老沙门。


  真可法师见了,非常钦敬,就高声问道:“一念未生的时辰,怎样办才好?”那位修行的老宿却不答话,不过竖起一根指头,朝真可法师晃了晃。真可法师见 状,接着又问:“意念曾经生出后,又该怎样办才好?”老宿仍然不答复,却举起一双伸开四指的大手,冲真可法师晃了几晃,真可法师立刻就悟证了。


  真可法师告别老宿,持续北上,就来到了首都北京。一到都门,他便去拜望赫赫有名鼎鼎的遍融禅师。二人问答之间,真可法师机锋迅速,隽语时出,令遍融颔首赞许,因而就留他一同参研。这一参研,就是整整九年时间。


  九年之后,真可法师又南下故乡,参谒师尊明觉僧人,而后又拜别,来到淞江(今江苏淞江),闭关百余天;而后又转机来到嘉兴,与嘉兴府知府一见仍旧, 相互投心。嘉兴府内有楞严寺,昔时长水法师在此疏注经书,远近著名,而如今却旷废不胜,并被一家豪右大户据为己有,公然把佛门净土算做他自家的园亭。真可 法师晓得此过后,心中慨然叹气,于是决计将它发出并修复。


  在嘉兴知府陆光祖的尽力支撑下,真可法师终于如愿以偿。真可法师命本人的门生密藏道开督导修理寺宇的同时,知府的弟弟陆云台又专程在寺中给真可法师构筑了五间禅室,二者同时竣工。真可法师为表达高兴心境,刺破本人的左臂膀,而后用鲜血题写了一副柱联:


  若不究心坐禅徒增业苦


  如能护法诋佛犹益真修


Copyright © 2002-2013 Copyright © 2012-2018 www.miaoguosi.cn 中国佛教网_佛渡有缘人 版权所有备案号:  
服务邮箱:xhj139917@163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