横幅通用100% x 90px

玉琳琇禅师:顺治皇帝的老师

玉林通琇(1614-1675年),法号通琇,字玉林、玉琳,世称玉琳国师。明末清初名僧。江苏省江阴人,俗姓杨。十九岁投宜兴馨山天隐圆修受具足戒,后嗣其法,传临济宗。曾住浙江武康报恩寺,1658年师奉诏入京,于万善殿举扬大法,受“大觉禅师”封号。未久,留其门生茆溪行森于北京弘法。翌年,进封“大觉普济禅师”,赐紫衣。顺治十七年(1660年)帝选僧千五百名,以师为本师,授菩萨戒,并加封“大觉普济能仁国师”。


  师于内廷说法时,撰《客问》一篇,大学士金子俊奉敕作评注,并附序发行之。晚年在浙江西天目山建“禅源寺”,并常住于此,世称“临济狮子正宗派”,其 后禅源、金山、高旻、天宁等诸大森林,始趋昌盛。康熙十五年,师北游,是年八月初旬日于淮安慈云庵趺坐圆寂,享年六十有二。朝廷闻讯,颁诏派大臣掌管荼毗,并重建慈云庵,于庵后建“法王塔”。师之满身,则由其门生奉龛归,塔于西天目,王熙奉敕为作塔铭。


  师之法嗣超琦编其年谱二卷,法嗣行岳编有《玉 林(通)琇国师语录》十二卷行世(续指月录卷十九、大清一统志卷九、卷六十一、释氏疑年录卷十二、《龙藏》七卷。雍正十三年,下诏改慈云庵(明万历二十年 所建)为慈云禅寺,拨淮关银敕建大森林,并建“国师殿”认为留念。命国师之裔天晓实彻为慈云禅寺开山僧人。


  玉琳与顺治


  据上柏凡间传闻,清顺治帝福临少小时因受多尔衮的虐待,被迫逃出宫禁逃难,始终逃到江南的吴兴府(今湖州市)武康县之报恩禅寺,并拜那时的方丈玉琳琇禅师(即玉琳国师)为师,在寺内住了近两年。约顺治七年春,孝庄太后下诏全国召福临回京重登帝位。


  玉琳国师的入灭


  玉琳国师向老修行告别往后,又是袒自若个别的踏上孤僧 万里游的路线。他还俗披剃的祖庭崇恩寺,是在二年前师父天隐老僧人圆寂时归去看过一次,正觉山他经常牵挂,千华庵也不可以齐全忘却。师兄玉岚,醒群尼师,时常在他脑海中映现。但这不过怀念罢了,他并不想急于去和他们晤面,曾经得度了的人还要和他们在一同做什么?天下上有的是伶丁无依须要抚慰的人,因而,白须 白叟留言要他往千华庵一行,他并不计划要去。


  分开了归元寺,玉琳国师行脚到了金山江天寺,他又隐名进去挂单,在一次禅堂中坐养息香的时辰,他开悟了,他坐在禅堂中很多天不语不可,由于禅堂里常有禅者这样,因而大众也不认为怪。


  这开悟一年,玉琳国师曾经六十三岁,如今他曾经在修持的道路上可以自力,他更把统统旧事放下,今后更无挂无碍,随缘在各地做着度化的就业。  他建筑了好多道场,挽救过不少魔难的人,他激励僧众要云游,参学识道,每逢水旱之灾,他发起大众接济,他到过南洋群岛,作国际性的鼓吹佛法,在南洋带 回的菩提树幼苗,至今还蓊郁婆娑的长在磬山的寺旁。


  又是这很多年来,在玉琳国师鼎力做着救度众生鼓吹佛法的期中,据说醒群的千华庵,住有尼众数十人,常常有弘法讲经嘉会,尤以每年冬天,北风凛冽,雪花飘动的时辰,醒群施米施粥的善举,最为人称道。正觉山曾经齐全是个大森林,挂单接众,常常总有住众四五百人,就像一个真谛钻研院。


  世事无常,月下花前,玉琳国师漂亮肃穆的身相终于苍老,晚年的玉琳国师更像个老和尚,一枝锡杖,一包衣单,环游名山大川,没有人看法他便是玉琳国师。


  有一次他行脚到了江苏的淮安,身材感触困倦,旧了的货色肯定要坏,他晓得他病了。因而,他想在法王寺挂单,法王寺一片颓败的样子,他看了很伤感。他想就把最后的身材留给法王寺兴旺这个道场,结个法缘吧!


  “顶礼知客师父!大教常住挂一单!”玉琳国师向法王寺中的知客师父说。


  “什么处所来的?准备到什么处所去?”知客师父这么问。


  “不来相而来,不去相而去!”


  “不要讲什么禅语,”知客师说:“咱们寺小,没有禅堂挂单接众。”


  玉琳国师感慨禅门不振,机锋话头不易碰到敌手,他只得扭转口吻道:


  “由于病了,请让我在贵寺停歇几天!”


  知客师听到他有病,示意十分怜悯,但他又很尴尬的样子说:


  “你这么年迈,如有长短,本寺若何担任?”


  “请不必挂记,我有扇子一把,书柬两封,岂但不会连累贵寺,贵常住肯定会因而复兴。”


  知客师半信半疑,但同是还俗人,欠好回绝,就利便的收容了玉琳国师。


  没有几天,玉琳国师圆寂了!他跏趺坐在禅床上,尽管是圆寂,但和入定一样。


  法王寺里的大家为客僧玉琳国师的圆寂很焦急,知客师忙找玉琳国师的一把扇子,两封遗书。这两封遗书一封是给正觉山玉岚师兄的,一封是给千华庵醒群的。 醒群和玉岚是什么人,法王寺中没有人晓得,再把扇子翻开一看,上面写着“如朕亲临”四个大字,并有玉琳国师赐存的字样,下面是顺治天子的玉玺。


  “哎呀!这到底是谁呀?顺治天子早就崩驾,这位客僧莫非便是玉琳国师?”知客师对方丈和监院惊叫起来!


  “假如他真是国师,那两封遗书决不可以拆,咱们怎样能轻易动国师的货色呢?”寺中的监院接过扇子看了往后说。


  “他的扇子上既有‘如朕亲临’的旨意,咱们不可以轻易珍藏,照旧把他送去本地衙门里去吧!两封遗书,咱们着人赶忙探问正觉寺和千华庵的地点,着人送去!”方丈僧人也作了定夺。


  “申报僧人!”知客师对方丈僧人道:“他曾说这两封遗书和一把扇子能够帮咱们复兴道场!”


  “他有如许说法吗?原本,一位国师能圆寂在咱们小寺,切实是无上的光彩,他的圆寂之身,还能有益道场,真是一位令人可敬的国师!”方丈僧人谈话时两目 尊重地凝视着玉琳国师的尸体。


  “羞愧!他的抱病期中,咱们没有好好地关照!”监院感触遗憾,心田深觉不安。


  “我看他像是预知时至,他并没有什么病苦,不过年迈了,像是很困倦的样子。”知客师阐明玉琳国师病中的情景。


  如今说到淮安的知县晓得玉琳国师圆寂在本人的县内,赶忙摆起香案欢迎“如朕亲临”的摺扇,并转报朝廷,不久接到康熙天子的诏书,用国葬之礼,并派来朝廷大臣主理荼毗之事,重建法王寺,为玉琳国师建塔留念,算是备极哀荣。


  玉琳国师给师兄玉岚及醒群的遗书,内里说的什么,这是没有人晓得的,荼毗火化的那天,玉岚、醒群、醒道、道宏(翠红还俗的法名)等都杂在两三万人送丧的队列中。玉琳国师的生命跟着荼毗的火焰回升了,但玉琳国师为教为人的悲心,还跟着那两封遗书长存人世呢!


猜你喜欢:

最新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