横幅通用100% x 90px

佛源老和尚年谱1952-1957(30-35岁):继任云门寺方丈

1952年春天,广东省乳源县进行地皮变革,云门寺遭到打击。


1952年3月14日(壬辰年仲春十九),佛源法师燃指供佛,发愿即便舍弃生命,也要摆脱云门寺的厄难。


1952年4月27日(壬辰年四月初四),虚云老僧人分开云门。佛源法师在韶关和虚云老僧人等汇合,5月1日乘坐火车沿粤汉线北上。北上途中,由于始终劳累,虚云老僧人生了毒疮,住在武昌三梵刹治病。从1952年5月到9月共四个多月的时间里,佛源法师陪侍照料汤药,逐日定时给虚云老僧人注射。在病痛的熬煎下,虚云老僧人一度朝不保夕,但他老却对死活泰然自若,并不时挂念着云门僧众的安危和整个释教的大局,忧心如捣,依然做着各类勉力。这种“不为本人求安泰,希望众生得离苦,希望三宝永驻世”的情怀感化和鼓励了佛源禅师,随同和支撑着他渡过了随后的艰巨光阴。


1952年9月至1953年7月,虚云老僧人应邀在北京、上海、苏州、杭州等地进行弘法运动,掌管了四地释教界祝福天下和平法会、在上海玉梵刹掌管了两个禅七法会、介入和指点中国释教协会的建立等诸多事件。佛源法师以跑堂身份全程介入了释教界的这些盛事,时隔四、五年后再次来到华东各大森林,进一步地宽阔了眼界,对释教庙宇的各类情景理解愈加周全。


1953年2月22日至3月8日(癸巳年正月初九到正月二十三),上海玉梵刹请虚云老僧人主法,举办两个禅七,禅七下场后,佛源法师悉心记载并整顿了虚云老僧人在此次禅七时期的开示,这就是广为传播的《虚云老僧人禅七开示录》。


虚云老僧人北上最紧张的义务之一,是作为中国释教的首领人物指点中国释教协会的建立。从1952年11月中国释教协会最先准备到1953年6月中国释教协会建立前后超越半年的时间里,佛源法师作为陪侍职员,亲炙了虚云老僧人为了释教、为了三宝、为了众生的悲心切愿和蔼巧利便。


虚云老僧人分开云门寺后,云门寺没有了领众者。虚云老僧人让监院印开法师依照礼貌,将诸位法师名字放入筒中,在韦驮菩萨像前上供祷告后,大家一一拈之,最闭幕果,佛源法师间断三次被拈出,成为继任住持。1953年7月13日(癸巳年六月初三)韦驮圣诞,佛源法师在云门寺正式升座。佛源法师到处言传身教,住持同时也是出产队长,日间劳动,日夕上殿,晚上讲经。晚上佛源法师给大众讲经时,没有电灯,只要小小油灯所发散的阴暗光芒,但大众被佛源法师的品德魅力所感化,进修的踊跃性十分高。


中国释教协会建立后不久,虚云老僧人始末武汉、庐山等几处短暂的逗留后,终极抉择了驻锡于江西云居山,规复真如禅寺。佛源禅师在重要的农忙禅修之余,于1953、1955、1956、1957年先后四次去拜望虚云老僧人,为老僧人送些物资,并就各类题目向老僧人请益。


1956年冬天,虚云老僧人在曹溪南华寺传戒,佛源法师作为传授师帮助介入。


1957年,佛源法师在虚云老僧人的支撑下筹备云门传戒,后戒期因故碰壁。


猜你喜欢:

最新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