玄奘大师略传

2019-03-11 14:552570中国佛教网_佛渡有缘人中国佛教网_佛渡有缘人

玄奘(602年-664年),汉传释教史上最巨大的译经师之一,中国释教法相唯识宗开创人;俗姓陈,名袆,出生于河南洛阳洛州缑氏县(今河南偃师);还俗后遍访释教名师,至天竺进修释教。太宗贞观三年(公元629年,一作贞观元年),历经艰巨到达天竺。初在那烂陀寺从戒贤受学。后又游学天竺各地,贞观十九年(公元645年)回到长安,所译佛经,多用直译,笔法严谨,所撰又有《大唐西域记》,为钻研印度以及中亚等地古代史册地舆之紧张材料。历代凡间宽泛传播其故事,如元·吴昌龄《唐三藏西天取经》,明·吴承恩《西纪行》等,均由其事业衍生。

  已经统治古代印度的戒日王向全印度收回敕命,命印度常识界、学术界、思维界、宗教界的统统有识之士,共赴曲女城,加入他亲身举行的无遮大会。这个大会是为来自中国的一名沙门举办的。无遮大会,便是无论僧俗、贵贱,一概对等加入的大会。在这个大会上,任何人都能够自在宣布本人的看法,只有他得到公家的承认,他就会成为法会之主,从而成为印度宗教界的首领。这名中国沙门是这个无遮大会的论主。这象征着,他将承受来自个整个印度的全部学有特长,身怀特技的人们的应战。古代印度是释教的发祥地,到戒日王期间,释教得到了充沛地倒退,高僧辈出,弘法遍布印度各地。在如许的状况下,一名中国沙门要想取得全印度的认帐,摘取无遮大会的法主桂冠,谈何容易。

  敕命宣布之后,过了近一个月,全印度的有识之士纷纭来到曲女城,加入无遮大会。五印度的十八国王所有到会,驰名的印度释教圣地那烂陀寺也派千余名高僧加入法会。此时,曲女城山妻声鼎沸,加入法会的达一万多人。

  释教史册上驰名的无遮大会就如许最先了。

  依照常规,这种大会,会期为十八天。在十八天中,只有有人对论主提出的泛滥论点中的一个论点提出疑难,并可以把它驳斥,论主就必需就地割掉舌头,向世人谢罪。加入大会的世人,也都是带着要向论主提出应战的设法来到曲女城的。

  这位中国沙门将本人所写的蕴含法相唯识精义的《会宗论》和《制恶见论》用大字抄写,高悬于会场之上,承受世人的发问。在这十八天中,印度各地的高超人士向这名中国沙门提出了一个又一个的题目,中国沙门旁征博引,娓娓而谈,把这些题目一一做了圆满的解答。

  无遮大会下场了。这名中国沙门终于被整印度人所承受,成为来自异邦的释教首领。举办大会的戒日王十分快乐,恩赐给加入大会的世人很多财物。又命几个大臣,拿着这名中国沙门法衣,到各地巡游,演唱宣扬,把中公法师在曲女城大会的绝后成绩宣告世人。这时印度各派沙门共性欢庆,恭喜佛法大兴。大乘教派的沙门们,给这名中国沙门共性加了个名称——“大乘天”;小乘教派则称其为“摆脱天”。名誉之隆,无可复加。

  这位立名他乡的中国沙门,便是唐初的驰名沙门,中国释教四个译经师之一,被尊为“三藏法师”的玄奘。

  玄奘俗姓陈,原名祎,洛州缑氏县游仙乡凤凰谷陈村(今河南偃师县陈河村)人。隋开皇二十年,出生在一个官宦之家,祖上几代,都曾执政庭为官。祖父陈康,曾做北齐的国子博士,父亲陈惠,也曾任隋朝的江陵县令,后解聘回籍玄奘五岁时,母亲即已逝世。

  玄奘手足四人,他排行最末。他的二哥陈素,从前还俗,法名长捷。二哥通晓佛典,又熟读老庄,人称“释门栋干”。玄奘十岁时,父亲病故。第二年,玄奘随二哥长捷一起到净土寺。

  玄奘少小时就聪慧异样。进净土寺后,在哥哥的指点下进修佛经。他聪慧勤学,十一岁时就能背诵《经摩经》、《法华经》。并且明白了持律自守。

  一天,净土寺的众僧在诵经做作业,时间一长,沙门们就走了神。此时又遇上方丈不在,众僧于是放动手中的佛经,议论起一些风趣的事来。合理众僧谈得兴致浓重,喧华声不停于耳时,只听得有一人大声断喝:

  “佛经上不是说过吗?还俗人要阔别世俗,寻求佛法。你们怎样能做这种游戏呢?这真是一种极大的糜费!”

  众僧抬头一看,只见他们眼前站着一个脸色凛然,面庞清峻的男孩。众僧都为此而惭愧不已。登时说笑之声隐没,众僧又讲究地读起经来。

  此时,东都洛阳大兴佛法,有很多法师到此宣讲佛经。玄奘每讲必听不误,听完之后就讲究考虑。在世人还对所讲佛经有所迷惑时,玄奘却可以升座讲法,并且诠释司理有条有理,世人对他赞赏不已。

  炀帝大业末年,饥馑比年,又加上炀帝骄奢淫逸,各地叛逆一直,天灾人祸大乱。洛阳成为那时凌乱的核心区域。于是玄奘和哥哥长捷法师分开了洛阳,向西行进。

  玄奘和长捷走到长安时,据说京中的道基的道法高深,于是他们前往投靠,住在长安的肃穆寺,向道基进修佛法。玄奘的聪慧和聪明使道基十分受惊。道基常叹气说:

  “我以前已经到过很多讲经之处,历来就没有见过这样聪慧的少年!”

  也便是从这时起,玄奘最先了环游各地,进修佛经的漫漫路程。

  玄奘和长捷在长城据说蜀地对照承平,且汇集了很多高憎。

  他们就沿着昔时诸葛亮建筑起来的剑阁楼道,历尽含辛茹苦,来到成都。到成都时,隋已被大唐所灭。

  在成都,玄奘听法师讲阿毗昙论,一听不忘,被那时的人们称为奇观。玄奘每说出话来,都表达了深入的佛理,就同修行了多年的高僧一样。婆沙论,杂心论等,在东方传播很广,并且版本泛滥,每论大概有十多种。玄奘对这些分歧的版本都能熟记在心,不会发生涓滴的凌乱,并且他可以阐述每个版本阐述佛理上的得失。众僧对他的超凡的聪明感触惊异 。

  在蜀地,有一个高僧,名叫景,通晓摄论,人们称他为“难加人”。拜他肄业的人泛滥。但他所报告的摄论之义有十二种之多。他讲经的习气是,他边讲边让世人修炼浏览。但是经义繁冗,听讲者都感触很凌乱,可玄奘一听就记着了,并且没有一点儿犯错。当玄奘上座报告时,援用摄论中的阐述不消看书,好象他已钻研了很长时间。

  武德(唐高李渊的年号)五年,玄奘在成都受了具足戒,正式还俗为僧,这时他二十一岁。

  玄奘在蜀地遍求佛法,名声大振,但他对此并不知足。他发愤要学遍中原大地,以求得处死。他曾说:

  “学经贵在了解经的奥秘之义,重在修持求证。假如只在一个处所进修,是不可以求得经的精华的。”

  于是玄奘决议分开巴蜀,去别的各地持续学法。他的哥哥长捷法师深知玄奘的宏大志向,对他的决议示意赞许。玄奘告别世人,沿着大江和峡谷走出巴蜀。沿途走过荆州、杨州,接着又北上燕赵。他先后向道深、慧休等人进修佛法。玄奘每到一处,他的名声就在那边流传。

  其后,玄奘又到都门向道岳法常和僧辩进修佛法。在向法常学法时,玄奘一次向他提出了十个题目。这十个题目,个个切中佛经的奥秘之义。玄奘又一次名振都门。

  仆射宋萧璃十分敬佩玄奘的才调,他奏请天子,让玄奘住在肃穆寺。这也并非玄奘的本心。玄奘对他说:

  “我环游吴蜀,走遍燕赵,历访周秦各地,为的是进修佛法。中国如今风行的佛法,我已蕴藏于胸中。但我公法师,所说义理,往往互不相让,派系分争强烈,关于佛法的传播十分倒霉。并且各类佛经的译文又欠缺齐备。我想亲身读一读那些原始的佛经版本,而后再返回中土来流传。如许才可以使佛法得到复兴。我为此已将生命置之不理,誓死求得处死。”

  玄奘于是最先了西去求法的筹备就业。他先是在都城到处向各蕃地的人进修他们的言语,接着又向朝庭奏请西行,但没有得到同意。但玄奘并不悲观,而一面默坐修炼,一面期待西去的机会。

  贞观(唐太宗年号)三年,霜害成灾。太宗传旨,让庶民自谋活路。玄奘借着这个时机,最先西去求法的艰巨而漫长的征程。

  玄奘先到姑臧,而后到敦煌。玄奘从敦煌要向西行时,只见面前沙海茫茫,无边无涯。玄奘只得绕道到高昌(今新疆吐鲁番一带),计划从高昌西行。


Copyright © 2002-2013 Copyright © 2012-2018 www.miaoguosi.cn 中国佛教网_佛渡有缘人 版权所有备案号:  
服务邮箱:xhj139917@163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