禅宗六祖慧能大师

2019-03-09 11:07911中国佛教网_佛渡有缘人中国佛教网_佛渡有缘人

慧能,是中国禅宗的第六祖。俗姓卢,先世河北范阳(今涿县)人,其父谪官至岭南新州(今广东新兴县东),唐贞观十二年(638)生慧能,遂为广东新州人。慧能少小失怙,后移南海,家景贫苦,靠卖柴养母。有一天,能在市中,闻旅舍有人诵《金刚经》,颇有体会,便问此经那边得来,房客告以从黄梅东冯茂山弘忍禅师受持此经。他因之有寻师之志。咸亨初(670),他把母亲安放后,即北行。到了韶州曹溪,遇村人刘志略,引其还俗之姑无尽藏尼,持《涅槃经》来问字。慧能说:我虽不识字,但还理解其义。尼说:既不识字,若何解义?慧能说:诸佛妙理,非关笔墨。尼闻其言,深为惊奇,遂告闾阎耆老,竞来礼敬,即请慧能居于本地宝林古寺,称他为卢行者。


  慧能在宝林寺住了不久,又至乐昌西石窟,从智远禅师学禅,智远劝他到黄梅东禅寺(寺在黄梅双峰之东,亦称东山)去从弘忍耐学。慧能于咸亨三年(672)到了黄梅东山,弘忍见著他即问:居士从那边来,欲求何物?慧能说:门生是岭南人,唯求作佛!弘忍说:你是岭南人,又是獦獠(那时华夏对南边少数民族的称说),若何堪作佛?!慧能说:人有南北,佛性岂有南北?僧人佛性与獦獠佛性无别;僧人能作佛,门生当能作佛。弘忍遂命他随众劳动,在碓房舂米。


  慧能在碓房间踏碓八个月,那时东山禅众达七百人。相传弘忍有一天为了磨练大家禅解的浅深,筹备付以衣法,命大家作偈呈验。时神秀为众中上座,即作一偈云:‘身是菩提树,心如明镜台,不时勤拂拭,莫使惹灰尘。’临时传诵全寺。弘忍看后对大家说:后代如能依此修行,亦获胜果,并劝大家诵之。慧能在碓房间,闻僧诵这一偈,认为还不到底,便改作一偈,请人写在壁上。偈云:‘菩提本无树,明镜亦非台;原本无一物(这句是较通畅的记录,敦煌本《坛经》此句作‘佛性本清净’),那边惹灰尘!’众见此偈,皆甚惊奇。弘忍见了,即于夜间,召慧能试以禅学造诣,传与衣钵,并即送他往九江渡口。临别又嘱咐他南去暂作费解,待时行化。因而慧能回到广东曹溪后,隐遁于四会、怀集(今广西怀集县)二县间,过了十余年,至广州法性寺;值印宗法师讲《涅槃经》,因有二僧答辩风幡,一个说风动,一个说幡动,争执不已。慧能便插口说:不是风动,也不是幡动,是你们的心动!大众听了很为惊讶。印宗便延他至上席,叨教深义,慧能答复,言简理当。印宗便问:久闻黄梅衣法南来,难道便是行者?慧能便出示衣钵,印宗欢欣赞赏,即集众就法性寺菩提树下为慧能剃发。又请名德智光状师等为他授具足戒(按法性寺即今广州光孝寺。寺中有六祖瘗发塔、菩提树、风幡堂、六祖殿诸事迹)。两月后,慧能即于寺中菩提树下,为大家开示禅门,说般若波罗蜜法。


  不久,慧能辞众归曹溪宝林寺,印宗与道俗千余人相送。当时,韶州刺史韦璩仰其道风,率同寅入山请慧能入城,于大梵寺课堂为众说法,兼授无相戒。僧尼道俗集者千余人,门人法海辑录其法语,又参加其后的法语,即世所行《宝贝坛经》(当代流畅的《宝贝坛经》有四本:一、敦煌本,二、惠昕本,三、德异本,四、宗宝本。参照本书‘宝贝坛经’条)。今后往后,慧能在曹溪宝林寺说法三十余年。其间,中宗曾请慧安、神秀二师于宫中扶养,并问禅法。二师皆说:南边有能禅师,密受忍巨匠衣法,可就彼问。神龙元年(705),中宗即遣内侍薛简往曹溪召他入京。他以久处山林,年老风疾,辞却不去。薛简恳请说法,将记载带报答命。中宗因赠摩纳法衣一领及绢五百匹认为扶养。并命改称宝林为复兴寺,由韶州刺史重建,又赐与法泉寺额,并以慧能新州故舍为国恩寺。延和元年(712)慧能回至新州小住,命门人建报恩塔。先天二年(713)圆寂于新州国恩寺,世寿七十六。门生等就在那一年迎其尸体归曹溪。宪宗时(806—820)赠以大鉴禅师谥号,柳州刺史柳宗元为撰《曹溪第六祖大鉴禅师碑并序》。元和十年(815)刘禹锡因曹溪僧道琳之请,又撰《曹溪巨匠第二碑》。从达磨六传而至慧能,故个别称他为六祖巨匠。


  慧能的尸体未坏,门生方辩裹纻涂漆于其上,形像活泼真切,现存于广东曹溪南华寺(即古代的宝林寺)。


  中国禅宗从达摩始百余年间皆以《楞伽经》相印证,故亦称为楞伽宗。达摩的三传门生道信最先兼以《金刚》等经为典据,到了慧能即以词句简约的《金刚经》义替代了《楞伽经》,其目标在于解脱名相繁缛的思维约束,而开门见山求得开悟。


  慧能本与神秀同为弘忍门下的大门生。但因对禅的认识分歧,其后遂分为南北二宗。北宗禅法多弘传于北方贵族阶级,南宗初行于岭南一带。后由慧能门生神会于开元十八年(730)在洛阳定南北宗黑白大会上,竭力批判北宗禅为‘师承是旁,秘诀是渐’,影响所及,北宗的权势遂逐步消退。


  慧能的禅学思维,见于其门生法海集记的《宝贝坛经》。此经其后曾被神会系一度改编作为传宗的典据,故此中混合后后之说,但大约上还可见到慧能主张是舍离笔墨义解,而直澈心源。他说这种境地是‘如人饮水,心里有数’。又说:心量宽广,遍周法界,去来自在,心体无滞,便是般若。统统般若智,皆从自性而生,不从外入。若识自性,一悟即至佛地。


  慧能的禅法以定慧为本。他认为定是慧体,慧是定用,犹如灯光,有灯即有光,灯是光之体,这是所谓定慧一体观。他又以为觉性本有,懊恼本无。干脆契证觉性,就是顿悟。他说自心既不攀登善恶,也不成沉空守寂,即须广学多闻,识自素心,达诸佛理。因而,他并不以默坐敛心才算是禅,便是统统时中行住坐卧动作云谓里,也可领会禅的境地。这就分歧于北宗的教人默坐看心,认为那样将心情分为两截,不可以契自心性而生聪明。他教人只从无念著手,并不限于默坐一途。


  慧能夸大‘见自性清净,自修自作法身,自行佛行,自成佛道’。因而他关于那时僧俗念经愿生西方的净土秘诀,尚有一种认识。他对韦刺史开示说:‘人有两种,法无两般,迷悟有殊,见有迟疾。诱人念经求生于彼,悟人自净其心。因而佛言,随其心净,即佛土净。凡愚不了自性,不识身中净土,愿东愿西。悟人在处个别。因而佛言:随所住处恒安泰。使君但行十善,何必更愿往生?’


  慧能的门生好多,《景德传灯录》及《传法正宗记》皆载有嗣法四十三人。《宝贝坛经》说有门人十人,《祖堂集》罗列八人。然而最驰名于后代的,即青原行思、南岳怀让、荷泽神会、南阳慧忠、永嘉玄觉五人。他们得法后,都各成一家。此中以青原、南岳二家弘传最盛;南岳下数传衍为临济、沩仰二派;青原下数传分为曹洞、云门、高眼三派,构成了禅宗五派法流。


  别的,《僧传》、《传灯录》所未载而见于金石著录者有净藏(675—746),也是六祖着名门生,他把南宗禅传入嵩山(《金石萃编》卷八十七《净藏禅师身塔铭》)。


Copyright © 2002-2013 Copyright © 2012-2018 www.miaoguosi.cn 中国佛教网_佛渡有缘人 版权所有备案号:  
服务邮箱:xhj139917@163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