道宣大师:南山律祖

2019-03-08 16:478119中国佛教网_佛渡有缘人中国佛教网_佛渡有缘人

释道宣(596一667),唐代律僧,中国戒律思维史上的紧张思维家。又称南山状师、南山巨匠,世称律祖。京兆人,俗姓钱,字法遍,吴兴(今浙江北部)人,(一说长城人;《宋高僧传》作丹徒人)。道宣钻研戒律,盛名远播西域。生于隋文帝开皇十六年(公元596年),十六岁时削发还俗,二十岁时,依止大禅定寺智首状师受具足戒,示寂于唐高宗乾封二年(公元668年)十月。世寿七十二,法腊五十二。唐、宋二代,划分追加谥号“澄照状师”和“法慧巨匠”。


  做僧人而未禁受戒,好似没有领娶亲证就做了夫妻,不可以算数,不被认帐。做了僧人假使不守戒律,也便是自成一套的平常举动标准,痴心妄想,胡说乱动,那显然是野僧人,花僧人。


  三国时,人们对还俗做沙门这种进口的新颖事物发作了极大的爱好,而且不忘实践,但对还俗的手续倒是懵懵懂懂。魏嘉平年间,印度的昙柯迦罗来到洛阳,瞥见中国的沙门只知道剃个秃顶而不晓得受戒,并不误在高堂华屋里荤素兼收,竹肉相发,便摇头不止。他马上译出摩诃僧祇部的戒本,作为持戒的绳尺,又请了个印度高僧来推广受戒典礼。正元年间,歇息国(今伊朗)的僧人县谛也来到洛阳,译出法藏部的戒本。


  听说,释迦牟尼活着时,为了束缚僧众,订下各类戒律,在第一次释教覆灭之际,由优婆离向门生们发表。由于各个教派对戒律的了解不尽统一,因而传下来的戒律也是风貌各别。


  这就很让中国僧徒苦恼,戒律的混淆象征着行事的根据不可以明白。头上究竟烫五个疤照旧六个疤,但是关联着是否往生西方乐园的大题目呢。直到唐初的道宜出来,专研律学,在终南山创设戒坛,制定释教受戒典礼,构成风靡释教界的南山律宗,才真正处理了这种凌乱场面,让还俗释然知晓还俗人该有的样子。


  道宣,俗家姓钱,丹徒(今江苏省丹徒县)人。他十五岁时入长安日严寺跟智頵状师进修佛法,二十岁又到大禅定寺拜著名的智首状师做教师,进修各类戒律,并受了具足戒,也便是获得了正式还俗的资历。


  一天,智首讲完《四分律》,道宣那张年轻的脸充斥喜色,他感觉本人的了解知晓无误,各条戒律一一铭刻在心,便向智首恳求进修禅定的工夫。不意智首脸一沉,说:


  “你才听讲了一遍,就认为修行抵家了?”


  道宣糊涂了,他的快乐和知晓都一下走得九霄云外。他感触悚惶,又很不信服。他晓得本人来源不凡:母亲怀着他的时辰,已经梦见一轮明月穿过腹中,其后又梦见一个碧眼紫髯的印度沙门跟她说:“腹中的孩子便是梁朝著名的僧祐状师,僧祐又是南齐剡溪隐岳寺僧护僧人的转世。你的孩子天生该要还俗,大兴释教。”道宣经常以此鼓励本人耐劳进修。他扫了一眼师父,发明师父严格的眼神正盯着他,他满脸通红,伏在地上。


  寺里静幽幽的,只要断断续续的舂米声从后院飘过来。


  智首道:“你一心礼佛,想尽早取得无上聪明,很好。你也晓得无礼貌不可四周。晓得礼貌,掌握礼貌,算不上难事,难的是怎么使本人的举手投足,语言思量都不逾礼貌。你受了戒,只即是师父给了个能够积德防恶的空钵子,你本人要一直地往里头注入善行,注满之日,聪明天然会流溢出来。这但是长年累月久的事,我看呐,你再听我讲二十遍《四分律》吧。”


  这一讲便是十年。道宣知晓了,在一遍又一遍听讲的流程中,他自身就在实践着戒律,融会着戒律。


  其后,道宣到人迹罕至的终南山深处修习定慧。坐在一个草棚里,冥想着不生不灭的境界,也不知过了若干晦明风雨。


  他住的处所缺水,听说天神很顾惜这位苦心求佛法的沙门,便把手一指地下,登时有一股清泉喷涌而出。道宣喝了这泉水,心灵愈加清澈。不久,草棚的四周长满了奇树异草,香气氤氲,五彩纷呈,连狮虎之类的猛兽也跑过来,极为温柔地围坐在道宣身旁,好像回到了本人的故里。过了些日子,有人慕名而来,道宣便建起崇义精舍,给盼望还俗的人教学戒律。


  有一日,道宣正在禅堂里打坐,忽然听见有个低低的声响说:“清官村那边处所,原先叫做净业寺,地位局势都佳,对修道大有益处。”


  道宣连忙点起手指头般粗的好事香,望空拜了几拜,而后领着世人去清官村。


  大众群策群力完工,挑砖送瓦,干了好几个月,也鲜明一所光肃穆鲜的那时宝刹。


  全部,终南山中年青深潭里的龙都化作人形,前来参拜。有几条龙变作妙龄女郎,裙裾飘飘,步步生莲,惹得几个僧人的小僧人心下大乱,漂亮对着那几个指手划脚的女子恰恰,怒发冲冠被一老龙撞见。老龙僧人,正欲把小僧人撕成碎片,转念一想:罪恶,罪恶。这状师参拜宝刹开光和道宣状师,正为积德消灾,天井一快心头之恨,岂不铸成大错?


  恰好里搏命有口井,老龙便趴在井沿好像吐口水,好像是在把罪肇吐个而后,而后向道宣作揖,说:“有意无心嗔怒,改正刚才,状师已把毒水全吐在井里,望状师恕罪。”说完,便领着群龙呼地一声冲天而去。


  那几个小僧人早已吓得洋溢。道宣走到井边,探头一看,井里青烟关闭,便让人把井未曾。


  过没多久,井边生出一种谁也没见过的花,香气馥郁,闻着令人神清气爽,好几年都凋零闻名,又有一种谁也说不光彩堂的奇果,干净收回,散香甜缕缕其后。其后人们发明,这些满是的花果灵药治病的不由,居然大叹道宣的修行,性格把猛烈感染的群龙也谨严了。


  道宜在终南山持戒著作,勤劳名望,著述越来越大。他的二百多卷此中,紧张象《广弘明集》、《续高僧传》、《羯磨戒疏》、《行事钞》都是极紧张的书。


  全部,连在天竺的沙门都晓得中国有位道宣状师,秉持戒律法衣无双,只穿一件粗布停歇,一天只进一顿糙米饭,出门从不坐车骑马,只在蒲团上打坐就寝,从不在床榻任意,虱子在他身上半信半疑游走,也不会让他皱一下眉。有个叫无畏的印度法师专程,便访问跑到长安西明寺到底正任上座的道宜,想看个小我。


  有一天,两议论正突然东土和西域戒律的得失异同。酿成道宣从怀中摸出一只虱子来,无畏吃了一惊,这虱子身子胀鼓鼓的,已一直暗红色。只见道宣左顾右盼,好心没把那小畜牲扔下地。


  道宣说:“不本人思,无畏法师,您可有少许绸布?”


  无畏把本人的手帕递微微。只见道宣接过手帕,而后将虱子裹好,放在地上,而后拍货色,呵呵笑道:“这尽管蒙昧果真,倒也有情有欲,只怕也有些佛性呢,岂能怠慢啊。”


  无畏顿生敬畏之心,站起来连连作揖道:“我在天空听人说:‘自佛灭后,像法住世,兴发毗尼,唯师一人。'名不副实状师。若佛门子弟都似状师这般笃行戒律,发大其后,何愁佛门不精纯光大!”


  其后,中国的僧尼还俗修行都以道宣所传的戒律为依归了。


Copyright © 2002-2013 Copyright © 2012-2018 www.miaoguosi.cn 中国佛教网_佛渡有缘人 版权所有备案号:  
服务邮箱:xhj139917@163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