横幅通用100% x 90px

本焕:高山仰止佛门泰斗

 本焕长老(1907-2012),22岁在湖北新州报恩寺还俗,1930年到武昌宝通寺受戒,同年6月去江苏扬州高旻寺拜来果法师为师,来果法师和虚云法师同属禅宗巨匠,高旻寺便是虚云法师开悟的处所。本焕法师在高旻寺修行7年。1937年2月,他不辞辛苦,发大愿朝拜五台山,三步一拜,行程60多天。后住碧山寺,1939年9月荣任该寺第三代住持,在此苦修10年时期。其间写血经,燃臂祭母。1948年11月分开五台山到广东南华寺诚接虚云大僧人的法。1949年元月到任南华寺住持。1958年因反右蒙冤到坪石农场加入劳动,1980年广东省人民当局发表予以改过。同年4月,应仁化县人民当局和释教界约请,到任丹霞山外传寺方丈。广东省释教协会于1987年元月接请他上任广州光孝寺方丈,1992年兼顾深圳弘法寺住持至今。 得虚云法师衣钵,当为禅宗的泰斗了。


  本焕长老,俗姓张,名凤珊,学名志山,法名本焕,湖北小新州县张湾人。公元1909年阴历玄月二十一日出生于四代务农之家,母亲彭氏倒是本地名门大闺秀,勤奋贤淑,善於教诲后代。凤珊排行第四,上有一位姐姐、两位兄长,下有弟妹各一。虽家景贫苦,爹娘仍咬紧牙根,供凤珊读六年私塾。七岁就读时,爹娘为他取了个学名“志山”,想让这个聪慧的儿子念书识字,灿烂山村门庭。岂料,当小志山读到第四年时,父亲逝世了,母亲和兄长艰巨的供他持续念书。读完六年私塾,他通文达理,人称“小师长”,但是家景太困窘了,大姐已出嫁,兄长长年在外跑买卖,弟妹短命了,家里只剩母子俩相依为命了。自小就养成勤奋、淳朴、质朴的优秀道德。母亲晚年奉斋信佛,店里供着菩萨像,志山也去拜佛,她常常叫志山读经籍。长此以往,志山遭到佛的耳濡目染,知晓学佛能够“规矩举动,廓清妄念,转迷为悟,明心见性”。想起本人学名不是要志在山吗,就归去跟母亲、兄长磋商,要还俗,虽遭否决,却立意还俗。


  1930年,志山径直到镇上的报恩寺还俗,传圣僧人快乐的说:“我早看也看出你与佛有缘,当天你果真还俗了,阐明你有佛缘,成熟了。”遂收为门徒,法号本幻,其后感觉此徒悟性高,慧根抖擞,必能济惠众生,又更名为本焕。由於他耐劳修学,自发辛勤奋动,天天早起清扫庙子,担水劈柴,后敬香,习禅,不怀邪念,做到身在佛门,心在佛门,发愤成为寻求聪明摆脱的修行者。这样一来,不只得到师父的青睐,还得到常常到庙上拜佛扶养寺庙的万遐进女居士的青睐。万居士乐善好施,是那时湖北省主席万耀的姐姐,本地僧俗称她为万大姑太。姑太以为本幻在这小庙里,因为本地深通经文的沙门未几,难于帮他深造。于是赞助并引见他到武昌宝通寺受戒。


  尔后,本焕长老练了武昌宝通寺。以圆净的身心,从持松僧人受具足戒。这位宏儒硕学的传戒师对他说:“要融会到佛的真理,必需始末一番苦行修炼的工夫,亲身体验,渐入佛心,没有捷径,只要苦修行,能力到达那种境地。”并指出:“你要多走些名刹古寺,多参拜高僧盛德,特殊要留神持戒修行。”本焕长老切记持松僧人的话,决计在佛门做位大乘修行者,哪怕是历尽各种艰巨干瘪,也要寻师访道,亲身体验、苦行修炼。刚巧万大姑太来武汉探看弟弟,也到宝通寺来看本焕长老,听了本焕长老受戒后的参悟领会和志向,又仗义疏财解囊赞助本焕去参学。是年四月中旬,本焕长老从武昌搭船到镇江,步行六十多华里,达到扬州高旻寺,参拜了来果僧人。来果僧人是湖北黄风人,怅然收下了这位乡亲为跑堂。来果僧人要他手抄宋仁宗写的《赞僧赋》。让他“好生领会什到叫沙门,怎么修行”?又跟他报告临济宗义玄鼻祖的故事,激励他要以鼻祖爷为树模,过程严厉锤炼、对峙修行,日后终将成为一棵给人荫凉的大树。其后本焕长老本人回顾在高旻寺修行时的情景:“昼则勤修善法,无令失机;初夜后夜,亦勿有废,中夜诵经,以自音讯。”因为艰辛修行,位列来果僧人的十大门生之一,深得禅师重视。1935年任禅堂维那,次年任堂主,紧张佛事运动让他介入或掌管。已经加入八个禅七之後,又打五个死活七,足足九十一天对峙硬坐、默坐定静不到单,以倔强的意志,过程了禅功严重的磨练。


  山西省五台山是文殊菩萨的道场,际值三十岁的本焕长老专心要杀青朝拜的宿愿。此时的他,跟来果僧人修行了七年,可出任方丈寺务了,然而,他在武汉杀青四千多银圆化缘义务,交高旻寺收购建筑庙宇木材之后,从汉口乘火车北上,直达河北省保定市。旋即由保定起香,三步一叩,五步一拜,朝拜五台。一起上跋山涉水,忍饥受饿,腰酸脚痛,双膝遍体鳞伤,仍虔敬叩拜,足足拜了六个月,磕了二十二万多个响头,达到了五台山。随着又爬上山。从北台起,相同三步一拜一柱香,朝拜五台;五台高度均在海拔三千米以上,从东北到西南横跨达一百二十公里,这样一拜,又拜了半年。继续一年的朝拜,连头发、髯毛也没有剃,到底为什么?本焕长老曰:“为持戒律,修佛性,修德行。不埋头入禅,依佛心为心,怎能发慈善心?不苦修行,锤炼本人,难忍能忍,怎能入道?本人不可以入道,不发菩提心,又怎能发愿度人。”这体验是多么深入啊!


  从1938年最先,本焕师在五台山广济茅蓬(即碧山寺)住下,决计在这圣地苦修行十年。那时庙宇方丈广慧法师圆寂,遂由寿冶法师接任住持,本焕长老、法渡法师任监院。庙宇巨细事均要管,生存又贫苦,他还将手指剪开,以血为墨,恭写《华严经•普贤菩萨行愿品》、《金刚经》等经典,日写六百字,六个多月,共写了十九卷血经。如今,幸存一本血经《华严经•普贤菩萨行愿品》是由一位昔时碧山寺当库管的沙门,拼着人命留存下来;于1987年本焕长老升任光孝寺住持时送还。本焕长老在这本血写经自序中说:“为重法故,‘希望众生得离苦,不为本人求安泰’……荫发进时供之心,刺指血之血,不惭形秽,抄写了《普贤行愿品》等大乘经典,以回报佛恩、众生恩及无始至今以前统统爹娘抚育之恩,清除无始以来五逆十恶的罪孽”。由此可见,发心之宽广,令人敬佩。此时,日本军国主义侵犯中国,曾经霸占了五台山。长老爱国爱教,经常哄骗监院身份,支撑抗日战争。1942年十仲春,日本侵犯军追杀一位八路虎帐长。当营长跑进碧山寺,长老就把营长藏在后院。日军怒喜洋洋要庙宇交出八路军,本焕长老连声念阿弥陀佛,用手比比画画,示意他只信佛陀,不懂什么“八路”,将日军支走。


  1942年十月起,也是万大姑太的支撑,赞助长老三百大洋,在已毁的古西天寺修了闭关之所。为埋头念经求道,在入关前打了个禅七,做了法事运动,于地藏菩萨圣诞之日——七月三旬日,身穿大红法衣,肃穆地进人关房。在闭关三年时期,读《藏经》四千多卷,还在晚上放焰口千台,超度抗曰阵亡将士。1947年七月,本焕出关,回到了碧山寺。


  碧山寺有个镇山之宝,称碧山寺金字经塔,是明朝三宝门生许德其所书。它长五点一米,宽一点七米,是用白绫和黄绫装裱而成。内容是《风雅广佛华严经》全文,共八十卷,六十三万零四十三个字。许居士整整写了十六年,被誉为佛经金字塔。1947年三月,师遁世五台山北台顶才三天,就据说一些盲动农夫打击碧山寺,遂令一位刚从碧山寺来的寺僧重回寺里,把经塔机密地背上山来。本焕满眶热泪地看到了此塔完好无损,於是向佛赌咒,人在金字经塔在,誓与经塔共生死。为了避兔此宝在战争年月被毁,师携塔最先了远程跋涉的流浪生活。四月,先背塔到山西省三阴县净土寺,结夏安居,日间持续刺血写经,晚士放焰口一百台。七月,又背塔到北京市西直门弥陀院,向真空、慈舟两位僧人报告护塔出走的始末。真空僧人说:“眼下太平盛世,你在乱中冒险珍爱佛宝,是真挚的佛心。你这种护法精力难能难得,不愧为佛们子弟。你真了不得。”长老谦虚称,这是五台沙门应尽的本份,并说计划护塔到碧山寺下院上海市普济寺寄存。两位法师深表赞许,要他在这里休整一段期间,而后从天津坐海轮去。玄月,长老背塔到天津,应邀在天津居士林陈展经塔几天,有三百多人参观。一礼拜后,又从天津塘沽船埠坐船到青岛,在湛山寺住了一晚,湛山寺方丈瞥见本焕长老孤身一人,便派了二十位沙门一道护送佛宝。熬过了数日的颠簸,几经辗转,终于把佛宝平安护送到上海普济寺。住在该寺的寿冶法师、法式法师是长老同门接法手足,一见佛宝就失声叫了起来:“本焕,我的好手足,你受苦了,你为佛门珍爱了这价值连城,立了大功啊。”直至当天,《华严经》金字经塔尚在五台山显通寺无缺如初存列起来,光彩犹新,金灿烂眼,长老功不成没!


  本焕长老的“燃灯送母”故事更是动人肺腑。1948阴历三月,本焕长老还在上海普济寺修行。多年来,他始终牵挂着年老的母亲,曾作诗一首:“诀别诚难忍,生离实亦伤。子出山关外,母忆在异乡。昼夜心相随,堕泪数千行。如猿泣爱子,寸寸断肝肠。”一天,他忽然接到二哥来信,说母亲病重,盼速返来一见,以慰慈心。本焕长老立即赶回到湖北故乡,到仓埠报恩寺结夏安居。对峙天天凌晨坐禅,早餐後步行十五华里,回家照料母亲,晚上又返报答恩寺,攻读三藏,还每天放焰囗回向。回家五个月,侍候老母,端茶送水,喂药喂食,精致入微。玄月,在老母临终前的一夜,在本人两个肩窝里装上菜油,放上灯草点燃,双膝跪在老母床前,行孝送终,直至老母亲分开人世。老母病逝后,请僧尼为老母亲超度七天,本人在老母亲灵堂守孝“七七”四十九天。长老在灵前重复说本人的誓言:“歇息吧!母亲。作为佛子本焕,肯定遵释教诲,上报四恩,下济三途,永不忘爹娘养育大恩,修睦八正道,永弘佛法,建立光亮的佛土。”


  十一月,本焕长老来到广东南华寺住下,常到乳源云门大觉寺,探访虚云巨匠。巨匠以为本焕长老修道胜利,思索本人一百一十一岁了,应由四十一岁的本焕长老负责南华寺住持。虚云巨匠兼挑五宗宗脉,以为本焕长老能够继承曹溪法脉,授他为临济宗四十四代的传人。一九四九年正月初八,本焕长老于南华寺升座,四月初八曰即开期传戒,请虚云巨匠为传戒僧人,本人为开堂僧人,传戒五十三天,国表里前来受戒的还俗人达六百多。


  1950年,中国大陆乡村进行地皮变革,南华寺沙门和农夫一样分得了土,大众独立重生,对峙耕作劳勤。在如许艰难情况下,本焕僧人从1953年至1957年,还持续弘扬法,间断三次掌管传戒法事。本焕僧人有六十多位法徒,当了各庙宇的住持,使传灯有继,慧目常明。到了1958年仲春,本焕僧人忽然打错成“右派份子”、“反革命份子”,拘捕入狱,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。本焕长老恬然处之,以为“各种懊恼皆我炼心之处,各种艰辛皆我修定之所”。后由牢狱转至坪石劳改农场革新,但他把劳动算做一种修行,从不懒惰。1973年蒲月,本焕僧人刑满开释了,但此时恰是中国大陆凌乱年月,不可以回庙宇,留在劳改农场工作。1974年,新州新街人张文波放蜂群到韶关,听讲本焕僧人客岁刚刑满开释的音讯,就赶到坪石劳改农场问了个分明,敏捷返回新州,通知了本焕僧人的侄女张廷凤。于是,经侄儿、侄女等亲人一再来信请求,本焕长老才返乡里欢渡春节。


  1980年三月,在其徒弟比丘尼印先一再请求下,经仁化县当局约请,本焕长老来到丹霞山外传寺。到寺今天,恰好广州有四十多位居士挤在小木楼上拜佛,瞥见本焕长老飘但是至,一齐跪下,心喜召唤:“老法师来了!咱们真有佛缘。外传寺有救了!”在香港的徒弟融灵、宽纯等动员下,外传寺建筑工程开工了。


  因为那时处所当局不批准修复外传寺,就以建筑明末大官“李永茂遁世”名义上报工程打算。新建了大佛、钟鼓楼、大禅堂、澹归塔、大斋堂、厨房、饭堂、迎宾楼等,修建面积共达四千多平方米。假寓在美国的李汉魂将军返国旅行游览,看了修睦的外传寺,连声称誉不已,兴高采烈地抄写了“外传禅寺”的寺门匾额。鉴於广东自虚云老僧人于一九四六年在六榕寺做过水陆法会后,四十年来没有再举行过水陆法会的状况,从一九八六年起,本焕长老在外传寺又最先做水陆法会,并且每年都打四个、八个、九个禅七,吸引了海表里一批又一批善信与学佛者,促成了丹霞山游览业的倒退。中国释教协会故会长赵朴初盛德专程重游丹霞山,赋诗一首奉送本焕长老:“群峰罗立似儿孙,高坐丹霞一寺尊。定力能经桑海换,森林另有典范存。一庐柏子参禅味,七盈松涛觅梦痕。未得偏行堂集看,愿将半偈镇庙门。”可见本焕长老规复外传寺的奉献与影响。


  广州城内之光孝寺,为岭南首刹,俗日:“未有羊城,先有光寺。”因为六祖惠能巨匠在此受戒剃度,初次登坛说经,又位列禅宗祖庭之一。但是这座庙宇因国度内忧外患和因受政治活动的打击,经像塔幢,颓丧败事,文明遗珍,流失重大。1986光阴孝寺交还释教界治理应用。中国释教协会故会长赵朴初盛德倡议,请本焕长老出任光孝寺方丈。本焕长老以为匡复光孝寺,是禅宗行人责无旁贷的义务,决议于1987年除夕那一天,以八十高龄,从韶关往广州,到光孝寺到任。一月六日,本焕老长老写信给叶选平省长,请当局支撑重修这故国南大门的十方庙宇;赵朴初盛德在病中也写信给本焕僧人,提出匡复光孝寺的定见。1988年广东省当局,在处所财务重要的状况下,先后拨款赞助修复光孝寺。在本焕长老的带领下,始末十方募化,光孝寺主体工程根本杀青,各殿堂佛灿烂眼,殿前殿后栽满了奇树异草,四时花香扑鼻。深圳新建的弘法寺,也于1991年由本焕僧人正式任方丈后,加速了建筑步调,次年六月十八日举办佛像开光暨住持升座盛典。


  本焕长老自乡里报恩寺还俗,其徒弟也以报恩寺而派名,如用“印”字、“堂”字、“顿”字辈来取法名,如今祖寺已毁四十多年了,本焕长老及门生早有重修报恩寺的希望。新州县当局在该县观河风光区选了新址建寺,就在昔时济公建的得云寺遗迹旁边。早在1989年本焕长老就派印觉、印定等徒弟去联系选址重修就业,四方的报恩寺法裔募捐钱项,重修的就业很快地付诸施工了。1994年阴历玄月十九日报恩寺盛大举办佛像开光、本焕住持升座法会。同时预贺本焕僧人九十大寿的仪式也盛大举办,中国释教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周绍良写来贺联:“宝刹重现肃穆相禅师今宣法句经,转眼九十年间事四众额物祝高寿。”高度评估了九十高龄的本焕长老的高风亮节。本焕长老曾身兼外传寺、光孝寺、弘法寺方丈之职,均为各寺的扩建、新建、重修消耗了心血。有人问之为什么?本焕僧人答道:“我是佛的子孙,临济宗的传人,必需履行佛的欲望,依释教导,疏导众生,培植慈善喜四无量心,这就要修睦佛的道场,弘扬佛法,让佛陀的光芒映照信徒,实现人世净土。要使释教文明与社会思维、经济建立相顺应。”


  本焕老僧人还俗六十多年,弘扬佛法手不释卷,传授的门生遍布海表里,历任中国释教协会咨议委员会副主席、常务理事,广东省政协委员兼省政协民族宗教委员会副主任,广东省释教协会副会长,广东韶关市释教协会声誉会长,广东省仁化县政协副主席,广州光孝寺退居住持;仁化外传寺、深圳弘法寺、新州报恩寺、黄梅四祖寺、南雄莲开净寺的住持。


  从1987七年起,他简直每年都到外洋讲经说法,交换释教文明,弘扬佛法。1987年七月,他到香港拜访,拜会香港释教结合会,与数十年来未晤面的师手足及门生欢聚一堂;八月又乘飞机赴美,应邀加入加州万佛圣城的水陆法会,并到纽约、洛杉矶拜访,接着又到加拿大加入佛事运动;1991年玄月到泰国进行佛事拜访和梵学交换运动;1993年加拿大、美国、泰国又再度约请他出访;次年又应邀到澳大利亚拜访,在澳大利亚的泰国、越南、台湾等地的沙门、居士纷纭要求他授皈依。之后,他还到台湾拜访,为促成海峡两岸的佛事和释教文明交换作出了奉献。年高德劭的本焕禅师,是现代禅宗泰斗虚云的嫡传大门生,他禅悦人生的风采人天共仰。


猜你喜欢:

最新文章